• Andy Pau

Andy Pau 【元朗黑夜滿月】警署外哭訴青年參與靜坐:挺身而出先係最好方法

📷突發撰文:凌逸德2019-08-22 01:02最後更新日期:2019-08-22 10:49

721元朗黑夜事件引起社會關注,更令愛惜家園的青年痛心落淚,元朗黑夜翌日,一名青年阿Ming於元朗警署外聲淚俱下,控訴對警察失望,身為元朗人的他更對此身份感到羞恥,感言被廣泛流傳。

一個月後,警方就事件拘捕28人,至今無人被檢控,市民發起元朗靜坐行動,阿Ming同樣未有缺席,他對警方至今對元朗事件零檢控感到荒謬,又對同類事件蔓延其他地區感害怕,談到家人擔憂令他再次落淚,「我受傷無所謂,但諗到家人為我傷心,係最大枷鎖」,他認為不想未來香港情況更嚴重,現在更需要挺身而出。

📷

元朗黑夜翌日,阿Ming曾到元朗警署外發表自己的感受,說得聲淚俱下。(資料圖片/余俊亮攝)

📷

談到家人時阿Ming再度灑淚。(香港01記者攝)

至令仍感難以想像

周三(21日)元朗黑夜一個月,市民發起於元朗西鐵站靜坐,超過數百名市民參與,其中一個身影,是上月於元朗警署外聲淚俱下控訴的青年阿Ming。被問到一個月後仍未有人因元朗黑夜事件被起訴,阿Ming感到很荒謬,「警察對黑社會及示威者的態度可以差咁遠」,他對發生元朗黑夜事件,至令仍感到難以想像,更感覺情況近日蔓延到全香港。

挺身而出面對恐怖

「好憤怒,好傷心,香港點解會變成咁」,由沙田新城市廣場衝突,721元朗黑夜,至811、812等連場衝突,阿Ming認為每星期發生的事,都在沖洗香港人既常識及認知,「以前同你講,元朗會有黑社會衝上港鐵站打人,警察唔會理,你會覺得有乜可能」,對此他感到難以接受,更令他感到害怕,擔心出來表態會被人清算或襲擊,他指不想香港未來情況變得更嚴重,「更加要出黎面對恐怖,挺身而出先係最好方法」。

談及家人擔憂再度灑淚

與當日元朗警署外不同,今日參與靜坐的阿Ming戴上了口罩,阿Ming表示此保護措施是因為家人擔憂,此時他不禁落淚,「對唔住家人,家人好擔心我,我受傷無所謂,但諗到家人為我傷心,係最大枷鎖」。阿Ming希望透過行動,表示對警方行動惡劣的不滿,認為警方元朗黑夜當日遲遲未到站內阻止白衣人,並非其口中所指因大量警力正處理港島衝突事件,「唔明點解可以一邊講大話,一邊覺得理所當然」,他又希望政府正視港人訴求,「香港人要嘅野係好少、好卑微,係真相同公義,但相信政府都覺得我地好卑微,無正視過我哋」。

1 view
  • Facebook - White Circle
  • Twitter - White Circle
  • Pinterest - White Circle
  • Instagram - White Circle

© 2019 by charitable Andy Pau